准备起飞——从一件校园杀人案说起的博弈难题

https://pic4.zhimg.com/v2-12f61dbf96e0afcb8ef5c1c1223cae1f_b.jpg
https://pic2.zhimg.com/v2-6d9265bb02d8734ccc26e9839c7e6c49_b.jpg
具体情节见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3285142
        看了这个问题,大家无非站成两派:
        1无论如何也不能杀人,这男的罪该万死,立即死刑不解释。
        2政府社会确实应该下大力气去解决校园欺凌这个问题,不然这种事还会出现。
        现在我不说这两个观点谁对谁错,只是分析下为什么杀人,以及政府不去解决校园欺凌这个问题的原因——懦夫博弈。
        如图所示http://orknow.com/uploads/article/20210607/f7eacf8199920234a6e7c8596e992e9e.png
两车相向而过通过一个单车桥,怎么过?

        这个博弈只有三种情况:
        1两车互不相让,车毁人亡
        2上车见下车让,上车先过
        3下车见上车让,下车先过
       那问题又来了,那个车先过?
       根据我们的日常经验,如果一辆车已经上桥了,另一辆车就不得不避让。这是符合社会上绝大多数这种博弈的情况,也是好的结局。但是,如果你的车不好,一次都赶不上先上桥,你会怎么想?再或者如果你有急事,车上有你重病的家人,你还愿意让吗?有人说我仍然会让,我想说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向你这么能忍,这就是为什么那个男生最后杀人的原因。
      同时,这个博弈也解释了为什么政府和社会不重视校园欺凌,对于人民内部矛盾一贯和稀泥:我先上桥了,你愿意让,我就节省时间成本,我得利;你不愿意让,那时候已经造成车毁人亡的既定事实,再说也没用了。而且脾气爆的人和有急事的人毕竟是少数,导致车毁人亡的概率很低,所以政府心安理得的先上桥。还有为什么社会总欺负老实人,付出总是得不到回报,也都是懦夫博弈的具体表现
     那么,有没有破解这个博弈的方法呢,我认为没有,或者说效果很有限,因为相比于后面的囚徒困境和智猪博弈,这个博弈的最优解,是不公平的。因为必然要有人吃亏,但没人愿意吃亏的情况下,那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不能让一个人吃亏到他的心里阈值。上面这个案子,就是那俩社会姐突破了这个男生的心理底线。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谁知道一个人的心理底线是多少?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6493288
     安顺公交车案里,那个男的有工作,有a照(现在一个a照不比本科毕业证含金量差),还有几年退休,又没有负担,怎么看也不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啊?但就那一套老公房,突破了他的心理底线,选择了把油门一踩到底。
      从这一方面来说,上面这两个悲剧是可以预见,但不可避免,不可克服的
      再来说说第二个博弈,囚徒困境。
      两个小偷被警察抓住,但是没有找到赃物。法院给了这么个政策:都不交代,抵赖的话,那就没有证据,只能以非法进入住宅判1年;如果一个交代另一个不交代,那交代的就是坦白从宽+重大立功而假释,另一个则是抗拒从严,重判8年;如果都交代,那证据确凿,各判5年。https://bkimg.cdn.bcebos.com/pic/738b4710b912c8fc8f78b8e4fe039245d688210b?x-bce-process=image/resize,m_lfit,w_220,h_220,limit_1

      显然,都抵赖是集体的最优解,但是谁能抵挡住假释的诱惑呢
      为什么素质教育总是败给应试教育?为什么中学补课屡禁不止?为什么总有卷王愿意当东哥的兄弟,修马云的福报?为什么几乎所有国家都要有军队,公检法?为什么各个厂家一改”酒香不怕巷子深“,拼命做广告?
      就是因为抵挡不了背叛的诱惑,结果反而导致选择了一个对集体的最差解
      有人说可以通过多次博弈,如果同伙选择背叛,那自己在下一把惩罚他。我想说,这没有用。因为他第一次已经占了便宜,你后面再背叛他也不吃亏
      真正破解这个博弈只有一种方法:一个小弟问黑老大,为什么你不怕被对手举报?他说,我要是被举报进去了,我的小弟会放过他家人吗?同样,我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举报对手,因为人家也不会放过我的家人。
       这就是破解的唯一方法——谁敢背叛我,我就掀桌子
       比如工人可以成立个工会,发现有想加班996的工贼,直接处决,只要这种事有人前仆后继的干,看谁还愿意996?学生也是一样,学生会发现有人补习,也直接处决,不需多,一个城市每年出现几个,那些补习班自然就消失了。
      有人说这不是痴心妄想吗?我说不是。在改革开放前就是这样,那时候有加班吗?雷锋同志这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就是产生于那时候,只要对集体有利,我可以贡献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一头牛。怕引起政治敏感,我就不细说了。至于是市场经济好还是计划经济好,这是政治问题,这个帖子不讨论。
      第三个博弈,智猪博弈。

       假设猪圈里有一头大猪、一头小猪。猪圈的一头有猪食槽,另一头安装着控制猪食供应的按钮,按一下按钮会有10个单位的猪食进槽,但是谁按按钮就会首先付出2个单的成本。按钮和猪食槽在相反位置,按按钮的猪要付出2个单位的成本,并且丧失了先到槽边进食的机会。
若小猪先到槽边进食,因为缺乏竞争,进食的速度一般,最终大小猪吃到食物的比率是6∶4;若同时到槽边进食,大猪进食速度加快,最终大小猪收益比是7∶3;若大猪先到槽边进食,大猪会霸占剩余所有猪食,最终大小猪收益比9∶1。
那么,在两头猪都有智慧的前提下,最终结果是:小猪选择等待,大猪去按按钮。

       这个问题和上面的懦夫博弈类似,集体的最优解总有人吃亏。但是相比于上面车毁人亡的结果,又好一些。因为可以两个人商定吃的比例,得出一个既公平又合理的分配方案。但是这是以弱者有胆掀桌子为前提。如果一个寝室里你洁癖最重,又没胆杀人的话,那你打扫卫生就变成了必然事件。当然,你可以说我自己租房住,但你能一直一个人生产嘛,逃避能减少,但避免不了这种困境。不过这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只要吃亏高于阈值,就是最优解。

在可以遇见的未来,除非生产力能满足每个人的心理阈值,否则这些困境导致的悲剧是无法避免的。珍惜每一天吧,可能明天你就会碰到。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     浏览: 201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