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心的父亲和占便宜的弟弟们遭尽报应的故事

作者:匿名用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8831455/answer/246139900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给你们讲一个偏心的父亲和占便宜的弟弟们遭尽报应的故事。

女主人公的父母住在山东潍坊附近的村镇,都是苦农民出身,五年内连续生了三个孩子,分别是一个女儿,两个儿子。

为什么生了两个儿子?

因为父亲觉得只生一个儿子不保险,万一这根独苗出点意外,家里就断子绝孙了,多子多福才是真理。

至于他们有没有被超生罚款我就不太清楚,只知道那时候潍坊周边乃至整个山东农村有很多这样的人家,哭着喊着瞒着藏着,用尽各种办法拼命生儿子。小品《超生游击队》的主角就是一对这样低俗的农民夫妻,只不过她的父母是这群极品中的超级王者,计划生育年代顶着罚款,居然还觉得生一个儿子都不够用,这父母的素质可想而知。

两个儿子年纪小,最小的老幺尤其得宠,大一点的那个儿子待遇也不错,而大女儿在父亲眼里简直不算是个人。

这个农村父亲对大女儿的态度差到什么程度呢?他们家是第一批搬到镇上的农村人,经济也并不算镇上最差的,平时家里能吃到荤油炒菜,豆腐油渣,逢年过节还能买得起猪肉羊肉等很多好吃的。可是家里的好菜好肉从来都只给儿子吃,女儿只能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闻着。

比如过节宰了一只鸡,永远都是小儿子吃鸡腿,大儿子啃鸡翅,父亲吃鸡胸鸡骨架鸡脖子,母亲啃鸡肋,女儿最多赏一碗鸡汤泡饭。父亲有时候开心了,也会大发慈悲地给女儿吃两块鸡皮。

而如果宰的那只鸡不大,或者弟弟们贪嘴争抢,那父母就会连鸡汤都不给女儿分一点。

啊?你说鸡腿和鸡翅都有两个怎么办?

没关系啊,儿子如果一次只能吃一只鸡腿,剩下的就藏起来留到下顿吃。如果儿子很久不在家,那鸡腿鸡翅就都归父亲了,反正这个家里只许儿子和父亲这种男性吃鸡腿和鸡翅这种部位,女人们永远只配吃剩菜和边角料。

大女儿不允许和弟弟们发生争执,只要姐弟之间打架,挨揍挨骂的永远是姐姐。她手里的任何东西只要弟弟们翻着白眼说一句“我要”,父亲就会不由分说地冲过来夺走给弟弟们,美其名曰“你大,你要让着弟弟们,你敢和弟弟们抢东西我就打死你!”

二十年来,大女儿在原生家庭没庆祝过一次生日,家里也没人记得她的生日,但是她两个弟弟的生日父母都是特意记住的,父亲会为了弟弟们过生日赶集买礼物,还会故意要求母亲在生日当天给他们做好吃的,不管做了什么,姐姐依然只配吃弟弟不要的边角料。

大女儿长大后回忆说她在家里吃过的肉加在一起,估计也只有自己的一只拳头那么大,就这还是母亲偷着给她偶尔吃的一点。但是这个母亲内心深处也多多少少重男轻女,也认为儿子才是家里的顶梁柱,以后她老了也靠不住女儿只能靠儿子,所以她也不可能从儿子嘴里夺肉给女儿吃,她最多从自己那份里省出来一点给女儿吃两口而已。

衣服就更没有了,母亲腿脚不好不能出远门,衣服杂物都是父亲去买,而父亲经常几年都不给大女儿买衣服,她只能穿亲戚送的和母亲给做的,而她的弟弟们却年年有新衣服穿。后来她的弟弟长得比她高了,她父亲就让她穿弟弟不要的衣服,包括内衣!

她父亲的原话是:“把弟弟绒裤前面那个洞缝上,不就能穿了吗,还浪费什么钱买新的?”

她来月经了,父母就让她就用手纸垫着,那时候卫生巾在中国还不够普及,底层老百姓尤其农村人还没有普遍开始用卫生巾的习惯。但是农村有给月经期女性用的软卫生纸,很多女孩子把那个纸折叠起来用。可是,连这种纸大女儿都没有机会用,因为这个纸比粗糙的草纸贵一些,父亲可没有钱给女儿买这么奢侈的东西,他认为有草纸就垫草纸呗,草纸多便宜啊,粗糙一点怕什么,女人就是娇气!

当然,母亲也和女儿是一样的待遇。

她上学之前一直是黑户,因为父亲早就想好了要生儿子,如果给她落了户,后面生儿子就很为难。她和她最大的弟弟同一年上的学,可是她比这个弟弟大了两岁!父亲完全是因为国家的九年义务教育强制,才不得不把女儿送去读书的,这也多亏了那时候国家的教育制度在北方各省实施的还算到位,费用也不高。

如果国家没有规定九年义务教育,她父亲几乎不想给她读书的机会,因为他们那里的人都认为一个丫头片子读什么书,多浪费钱啊,反正女人不读书也是可以结婚生娃的。

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母亲和大女儿做,爷三个都是甩手掌柜,尤其是两个儿子只要进了家门就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吃完饭就可以一边躺着。没别的原因,就只因为那里的农村人都认为男人凭什么干家务,男人是壮劳力,男人的体力金贵的很,男人平时要被女人像供祖宗一样伺候着,男人要留到下地做农活的时候才出力,所以家里的活理所当然都是娘们的事。

但是真的到了下地干活,挑水担粪这些理论上应该男人出大力的时候,父子三人却又经常拉着母女俩一起干,尤其是大女儿,因为母亲腿脚不好干不了重活,她就成了弟弟们偷懒耍滑的唯一甩锅对象。只要她在场,两个弟弟会动不动叫苦叫累,隔三差五撂挑子偷懒,父亲心疼两个传宗接代的命根子,当然要仁慈宽厚地让儿子们歇会,然后转过身破口大骂地女儿真是个自私自利没有眼力见的东西,弟弟累成那样没看见吗,还不赶紧过来“分担一下”!

男人的活女人必须跟着分担,而女人的活男人就可以撒手不管,这就是农村人多年来振振有词的“男人是重劳力”,这就是农村人理所应当的“男女有别”。

逢年过节摆酒庆贺,母亲和女儿就更是团团转了,父亲是个极其爱面子讲排场的山东大汉,三十六孝十八贤人不离嘴,自己一辈子混得p出息没有却喜欢学有钱人摆谱装阔,隔三差五给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朋友们摆酒请客,还美其名曰他身为长房有义务维系家族荣誉。

他却从来不考虑,大摆筵席是很麻烦的一件事,为了他的面子,老婆和女儿一整天都要在厨房里从头忙碌到尾,导致大女儿长大以后对儿时的过年几乎没有半点幸福的回忆。

而家族里的男人们都和父亲是一个揍性,从她们进厨房那一刻起,这帮大老爷们就坐在桌边,一边喝大酒嗑瓜子把脏东西吐的满地都是,一边吹牛骂街侃大山,还要不住口地催女人们快点做菜。母女俩每端上来一道菜,他们提起筷子就开刨,一边刨还埋怨下一道菜为什么不来,吃完了,杯盘狼藉丢在原地,男人们继续昏天黑地地侃大山,只等着女人来收拾。女人们要吃饭,也只能等伺候完这些大爷以后猫在厨房,像仓库里偷吃粮食的老鼠一样小心地吃一点残羹剩饭。

整个过程中,这些吃的酒足饭饱满面红光的农村男人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一句话:“我是男人我骄傲,你是女人你活该”。

打骂就更是常事,大女儿7岁时因为和弟弟打架,被父亲拽着头发从屋子的这头直接扔到那头的墙上然后再弹回来,头发都被拽掉了一大把。她父亲从来不打小儿子,大儿子因为小时候太淘气偶尔也会被父亲踢一脚,但是女儿是可以随时随地拎过来使劲打的,父亲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拿赔钱货撒气的机会。所以大女儿但凡被挑出点毛病,甚至哪怕没有什么毛病,只要父亲想过把瘾,就会大耳刮子扇她的脸,有时候连吃饭时碰掉了父亲筷子夹的菜都会被父亲迎面狠抡一拳,打得她眼冒金星。

大女儿忍气吞声地读完了初中,父亲和弟弟就更作妖了,他觉得对女儿的义务已经尽到,不想再花冤枉钱给她念书,他想逼女儿去打工。那时候大女儿已经考上了中专,他不许她念,说没钱,然后一转头就把儿子花钱送到什么高中重点培养。

为什么儿子要花钱进高中?

因为儿子并没考上高中,想进高中的话,就得托关系打通人脉,还要额外缴费,必须花那么多钱。

据大女儿后来回忆说,她爹为了两个儿子的前程,前后找人掏了近一两万,而且一路上还求爷爷告奶奶的。女儿去的中专所有费用加在一起才两千多块,然而父亲却嫌女儿的学费贵!

真是绝了。

但问题是,这对父母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性格非常隐忍坚决,刚硬冷酷,她真的是能狠的下心来报复父母和弟弟的。

这一点非常难得,因为真的不是每个被虐待的女孩都有脑子,有的女孩就是典型的受虐狂性格,以至于成年以后父母都不虐待她了,她却还要自己给自己找虐,父母越不爱她,她就越期盼父母对她好,父母越虐待她,她长大了就越掏心窝子对父母付出,弟弟越对她不好,她就越要大包大揽伺候好弟弟。有的时候弟弟是白眼狼一个,吃饱喝足不管父母,这女孩却好吃好喝拼命给父母买,一个人包下来父母的生活费,还把对弟弟的抚养责任也揽下来。

这些女孩总是过分愚孝,过分天真,过分重感情,脑子里总在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比如“再怎么偏心他们也毕竟是我爸妈”“再怎么虐待我他们也毕竟生了我养了我”“我弟弟都不管父母的话那我更不能不管了”“我希望父母因为我的孝顺感到愧疚和忏悔并对我的态度改观一些”。

她们甚至以为,自己只要比弟弟多地付出,把一切收入都献给父母,就能换来父母的刮目相看,就能让父母转过头来爱她们。

真是一群缺心眼的蠢女人,父母不爱你只因为你不是男的,你以为给他们钱,就代表在他们眼里你变成男人了吗?给父母再多钱也不能改变你的性别,那就不可能改变重男轻女的现实,而她们居然还指望人家收了钱就会爱你,这做的都是什么清秋黄粱白日梦!

这种虎的冒泡的蠢女人们就是奴隶命,活该一辈子做父母全家的奴隶做到死,被压榨到永世不得翻身,不值得外人的半点同情。

但我说的这个大女儿就不是知乎常见的那种逆来顺受,以德报怨的白莲花肉包子,不同于很多人被坑以后只能寄希望于上天给自己出气的软弱无能,这个大女儿是敢想敢做,也做到了让偏心的父亲和恶心的弟弟得到应有的报应。她从不带着以德报怨的蠢念头做事,而是一报还一报的干净利落。

这个大女儿心里埋藏着对父母不公平对待的仇恨,在看到父亲要断绝自己的求学路以后,她下定决心必须远离这个家。她背地里跟母亲做了很多思想工作,母亲心软了,给她拿了点路费,她就偷着逃了出来。不过母亲能力有限,也只给够了她去县城的路费,她就趁着还有两个月开学去端盘子什么的,因为学校不是纯封闭管理,她又得以趁不上课的时候打工,居然就把需要用的钱都赚出来了(当然也是因为那时候中专上学的费用并不是很贵)

而她父亲在老家因为女儿违背意愿出逃,气得对着所有亲戚破口大骂自己的女儿是个千人踩万人踏的s货。

对,你没听错,这个父亲因为女儿想上学而不肯辍学打工,亲口当着亲戚朋友的面骂女儿是s货。大概他也觉得如果说女儿是因为自己不让上学才跑的话,会显得他这个爹不够意思(那时候有能力读中专也是很难得的人才了),所以他把锅甩给女儿,到处跟人说女儿是因为跟初中同学早恋才跑得,并对大家放话要和她断绝关系,这种s货不是他的女儿。

真的难以想象,这是一个什么爹?

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两个娇生惯养的弟弟背地里也没少跟父亲一起骂他们这个违背父命的姐姐,毕竟在重男轻女的农村男人眼里,女儿只要是吃了家里的饭长大,就应该给父母兄弟当牛做马一辈子来报答,父母可是有生养之恩的,女儿就算把自己卖了也还不清父母的恩情,何况只不过是让她辍个学打个工,帮父母扶持一下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呢?这种合情合理的要求女儿有什么资格拒绝呢?弟弟的前途不是比她那点求知欲更重要千百倍吗?一个赔钱货要什么学历呢!

而且姐姐如果去打工,每个月的工资肯定起码要拿回家一半的,就算她不想给,父母也可以拿“孝顺”当理由去要。有了这些工资的贴补,两个男孩自然也就多了一份额外的零花钱。姐姐如果去上学,那么不但不能赚钱给他们花,还可能分走弟弟们的一部分学费。在他们那里,选择让女儿早点毕业去打工的人家很多,几乎没有几个女孩选择反抗父母。而他们的姐姐居然如此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前途,全然不考虑父母的辛苦与弟弟的未来,自己偷了钱跑到城里读书去了!

这两个弟弟看着别人家的姐姐都在为了兄弟任劳任怨地奉献,看到别的女孩都是每个月按时把工资给父母拿来贴补家用,看着别人家的弟弟多拿了很多零花钱,看着别人的弟弟拿着姐姐给的钱买衣服买鞋买游戏机还买各种好吃的,又嫉妒又不平衡,就非常怨恨姐姐。

大女儿直到毕业才回一次家,为了在离开以前最后看一眼母亲,因为她觉得母亲和她一样是受害者,她还是爱母亲的。

但父亲看见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s货还有脸回来?”后面当然还附赠了一大串在知乎发出来就会被立马封号的芬芳之言。大女儿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毫不客气地回敬了父亲一句,然后直接进屋就收拾东西,并放话以后再也不是这个家里的人。父亲气得冲过去又想打女儿,大女儿一看父亲又要动手,拿起柴火里的木柈出手就是狠狠一棍子,把父亲抽得痛入骨髓,然后指着父亲的鼻子说:你再敢跟我动手别怪我把你打残废,别以为我不敢,反正我在你们眼里已经是个s货了,在镇上名声也被你搞臭了,我也不怕再多个打爹骂娘的恶名,你让不让开?你今天要命也拦不住我走!

她那个母亲是个软弱的人,两边都不敢帮,只能哭哭啼啼地和稀泥,劝女儿别闹,别造反,乖乖说几句好听的。两个弟弟放假在家,看到父亲挨了她的打都过来帮着父亲指责姐姐,那个娇生惯养的小弟弟还口出恶言骂姐姐下j,去了城市也就是个卖肉的,结果全被大女儿毫不客气地骂了回去。

其实论体力,大女儿当然不可能是三个人高马大的大老爷们儿的对手(山东男人的身高大家都知道),但俗话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她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而那几个男人都娇生惯养贪生怕死,自然被她那副狠劲唬住了。

再说,她只是拿自己的东西要走路,他们也没什么必要跟她拼命,反正丫头片子留在家里也是浪费粮食,走了更好。

就这么在家里闹了一场以后,大女儿带着很少的一些行李去了省会。那个年代人才稀缺,中专毕业和大学生当然不能比,但也算小半个知识分子了。大女儿很快在济南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并赚到了第一桶金,后来又辗转去了江苏,但是江苏的苏北地区重男轻女的情况也没比山东好到哪里去,她就又改道去了浙江,最后定居在了宁波。在这个城市里,大女儿硬是靠自己的拼搏独自赚出来了人生中的第一套房子,而且更巧的是就在她买房两年后,中国城市的房价就开始大幅度上涨了。

房价涨起来后,她遇到了后来的丈夫,一个从杭州周边县城出来打拼的年轻人,但是男人的家里没有那么封建,对女性还是很尊重的。

两个人决定结婚,但是她户口还在原生家庭,她就回家弄户口的事。尽管她很小心地没有跟家里透露自己在城市买房的情况和工资的具体数目,但她父亲和弟弟看着她与乡下人风格迥然不同的充满了城市白领气息的衣服,利落的谈吐以及满脸的自信,靠猜也能猜出来她肯定是比在家里时富裕一些,至少肯定比他们待在这个小破地方好得多了。

于是乎,这个奇葩的父亲就突然就开始关心起大女儿来了,似乎忘了自己曾经怎样虐待大女儿还管大女儿叫“s货”的事,开始隔三差五给大女儿打电话,一口一个闺女地叫着。两个弟弟也都纷纷跟姐姐和姐夫拉关系套近乎,一边夸姐姐混的好,一边吐槽自己日子不好过,什么考大学难找工作难赚钱难娶媳妇难,话里话外,都在跟姐姐拼命表达着:“苟富贵,莫相忘!”

知道女儿马上就要结婚了,父亲更是急不可耐地问女儿要彩礼钱,而且要求直接打到他的账户上,美其名曰你们小两口年轻攒不住钱,我和你妈可以帮你保管,等你有了孩子再还给你啊!

连男方的父母都没想到用生孩子来威胁她,亲生父亲居然这样!

大女儿当然不会理睬他们,拿到户口就和丈夫领证了,按当时的传统,结婚确实都多少要一些彩礼,她丈夫给了七万礼金,大女儿全自己收着了,一分也没给娘家。两个人虽然收入不低,但都是靠自己奋斗的精打细算的青年,也就没弄什么酒席请客,连婚纱照也没拍,小两口办完证出来一起吃了个肯德基全家桶就算庆祝,并且她也没通知娘家自己结婚了。

后来父亲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她居然瞒着家里结婚还买了房子,就又找上了她,先是一顿埋怨结婚为什么不请他们来,也不给父母拿彩礼回家,痛斥女儿胳膊肘往外拐信不过亲爹妈和亲弟弟。

大女儿当然对他理都不理,于是他又装可怜,说什么老两口在乡下辛辛苦苦养大姐弟三个多不容易,如今儿子想娶老婆多么费劲,周围邻居和你叔叔的孩子都成家了什么的,又说夫妻俩养老总得靠儿子,如果绝了后他们老两口就无依无靠了,啰嗦了一大堆才亮出底牌:闺女啊,反正你老公也买了房子,你们小两口一起住你老公的房子不就行了,你一个女的自己名下额外挂个房子有什么用。我们老两口已经决定把家里的房子留给你大弟弟,你的那个多余的房子不如就让给小弟弟结婚用吧!还有哇,你小弟弟现在闲在家里没事干,你能不能帮小弟弟找个城里的工作,让小弟弟也上你那城市去上班,要是你小弟弟有出息了,你也面上有光,以后弟弟也能给你撑腰,这么一来咱们全家不都有指望了吗?

话里话外,父亲还是觉得儿子有出息才是有出息,女儿再有出息都只是儿子的垫脚石,不算数。

大女儿气得差点没笑死,真的,因为一件事荒唐到极点,人就会因为气无可气而笑出声来。想当年我在你手里连块肉都吃不到,念书时你一分钱不给还背地里侮辱我的名誉骂我是s货,结果儿子结婚的时候你却还有脸管我要房子?这还不算,居然还让我管他们找工作的事?

而且平心而论,弟弟找工作这件事,大女儿是想帮忙也帮不上,因为她的两个弟弟都是扶不起的阿斗,大弟弟脑子笨,学习成绩从来就不好,好不容易靠父亲花了大价钱走后门上了个高中,却连个大专都考不上,只能又花钱读了技校靠打零工糊口。而她的小弟弟虽然比较聪明,却不往正道上走,初中都没读完就开始各种逃学,害得他父亲想帮他花钱买学历都没门,这两个人简直是肉眼可见的啃老族,还指望他们有出息?做白日梦呢?

但是大女儿没直接回绝父亲,而是假装考虑了一阵子,然后说我们公司正好缺个保安,你让小弟弟来城里吧!房子的事等以后他有了对象再说!她父亲以为有戏,心花怒放,赶紧让小儿子去了城里。

到了那里以后大女儿也没带小儿子去自己家,借口家里有婆家人不方便(其实除了她老公孩子什么人也没有)直接弄了个宾馆让他住,说公司过几天才面试,你先住着吧,到时候我通知你。结果一个月过去了,她都没再理那个弟弟,由于她只付了头三个晚上的住宿费,她那弟弟又是个花钱不节制的,最后吃喝把路费花了个精光不说,还欠了旅店好几百。

然后她告诉弟弟,公司不招人了,我也没办法,你先回老家下次有机会再说吧。什么?住宿的费用?姐姐我手头也紧啊,现在帮你拿不出那些钱啊,你先让爹帮你垫付吧,姐以后肯定给你啊!

就这样,小弟弟空欢喜一场,灰头土脸地回去了。

父母知道大女儿没给儿子安排工作以后气坏了,打电话把她好一通斥责,后来见大女儿态度冷淡,父亲就又说了一大堆娘家人永远是她亲人、以后丈夫对她不好了她还得指望弟弟撑腰的话,最后提出,不给弟弟找工作可以,你房子不给弟弟也可以,但是你这些年肯定赚了不少钱,你拿个十万二十万给弟弟买个房子买个车也行啊!你看看咱们村那么多女儿出去打工,有几个不反哺家里的,哪有女儿赚了钱不回报娘家的?

大女儿还是对他们置之不理,给弟弟拿十万?不好意思,她连十块都没有给他们拿过。

又过了一段时间,父亲病了,而两个儿子都不愿意给父亲花太多钱治病(他们也确实没赚那么多钱)于是这个原本整天满嘴里看不起女儿,念叨“儿子能防老,女儿都是赔钱货”的老头就又厚着脸皮求大女儿,他要求女儿看在养育之恩的份上帮他拿钱治病,甚至要求女儿把他弄到大城市的三甲医院去住院治疗。

大女儿没有管他,只是恶狠狠地回敬他说:你还记得我小时候你是怎么管我的吗?你只给我吃了十七年饭,而且连块肉都不肯给我吃,初中毕业就逼我辍学,不许我上中专,因为我逃出去念书你还骂我是什么来着?你都忘了是吧,对不起,我记性好得很,我没忘!既然你不仁,我就可以不义,我现在最多也就能管你吃饭的事,我只要饿不死你就对你够意思了,还看什么病?你看病关我什么事?看病多费钱啊?我哪有那么多钱啊?我穷的很,攒点钱多不容易啊,哪舍得拿来给你那治不好的绝症打水漂玩啊?再说了,你不是偏爱儿子吗,你不是觉得儿子才是你老*家的根吗,你不是说养儿才能防老养女白费粮食吗?你不是说我长大了嫁出去了就不是你家的人了吗?哦,现在怎么厚着脸皮来找我要治病的钱啦?不好意思得很,我可没有钱,你有事找你儿子去好了!

父亲气得又开始破口大骂她是s货,她直接不理他,转头就打给两个弟弟,说养儿防老是你们做儿子的责任,你们当儿子的被老爹宝贝了一辈子,现在也该报答一下他老人家了。看病的事你们就自己看着办,我只不过是女儿,女儿只不过是一个外人,我可管不着你们老x家的事!

然后,她拉黑家里所有的人,除了母亲。

她母亲也是个迂腐的农村妇女,自从丈夫病了以后,她整天悲悲戚戚哭哭啼啼,还隔三差五给女儿打电话。她当然不是向着女儿的,而是一个劲地和稀泥,劝女儿别那么狠心,劝女儿别跟父母记仇,劝女儿别做不孝女,劝女儿多少帮家里拿点钱。

父亲那边的亲戚也不断给大女儿打电话,什么叔叔伯伯还有姑姑都来骚扰她,有骂她的,也有劝她的。这些亲戚说出来的那些话相信是个中国人都不会觉得陌生,都是毫无逻辑和下限的亲情道德绑架,什么他毕竟生了你养了你,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做人要懂得感恩,不要那么狭隘,不要跟生你养你的父母记仇,那样你老了会遭报应的。

至于父亲从小的虐待和偏心呢?他们便顾左右而言他,要么直接否认说你父亲根本不重男轻女,真重男轻女早就把你掐死了,你挨打都是因为你小时候太不懂事,父亲生你养你总是有恩的,你不应该恩将仇报恨你父亲。要么就各种找借口,说老家几辈子都是这样的,农村人想活命总是要下地干活的,男人力气大,干活比女人多,父母当然就会更重视男孩一些,这养儿防老都是祖辈传下来的,你爹这么想也是没有错的,你作为女儿应该宽容父亲的,对父亲这么不管不顾太没良心了的……

大女儿心思刚硬,除了偶尔会对母亲说一些安慰的话,其余人说的她都不理睬,态度好的敷衍几句,态度不好直接挂断。凭外人怎么胁迫劝说,她只给家里打基础生活费,而且还都得是母亲开口要了才给,其余的费用一概不管。她爹的病得不到治疗,当然只能一天比一天重下去,小弟弟打电话对她破口大骂,说你亲爹得病你都不管,简直狼心狗肺,当初你结婚家里连个彩礼钱都没收到,我们上学你也都没管过我们,我们要上法庭告你这个不孝女!

她回敬道:就你也配告我?你自己又是个什么德行呢?我的彩礼凭什么给你们送去?你羡慕我能嫁人收彩礼了是吧,可是谁让你是个爷们,只能往外给钱不能往回拿钱,你要是个娘们没准还可以榜富豪,不过你也可以去做变性手术啊?就只怕爹不会答应,他把你们的那根基疤看得可是比他自己的命都重呢!至于说我不拿钱给爹治病,那你呢,你管过你爹吗?我每个月好歹打几百赡养费回家,你每个月不但不打钱还从爹妈手里拿钱出去花,我要没猜错的话,你到现在还在吃父母的钱吧?那你又算是什么玩意儿?你有种就告我一个试试,要打官司还指不定谁告谁呢,你确定打官司的话赔钱的一定是我吗!

小弟弟扬言要来宁波打死她,她霸气地表示有种你就来,反正没人给你报销路费和生活费。她之前很明智地从来没透露过自己的具体住址,就凭小弟弟那经济条件,来了宁波没等找到姐姐的家门口钱就花光了。

这个病前后拖了五六年,因为并不是马上能要命的病,她父亲从行动不便一直拖到卧床不起,一直在软硬兼施求她拿钱,她始终没有心软,坚定地让父亲去找儿子。而那两个弟弟当然只能束手无策,大弟弟在县城混了几年也只是个底层打工仔,再怎么省吃俭用也拿不出多少钱来,小弟弟好吃懒做,不但不赚钱还要倒吃父母一口,最后看这病没有钱实在治不好,姐姐又不帮忙,居然决定放弃治疗让父亲等死算了。

临死前的半年,这个已经被病痛折磨到无法下床的父亲终于哭着打电话跟大女儿忏悔,说什么当年糊涂了,对不起她,求她原谅自己,还说什么这次要是她能出钱把爹的病治好,他下半辈子一定弥补她,家里的什么东西也都愿意留给她。

但是大女儿说:你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晚了!我现在已经成年,想要什么自己去赚,不再需要你的忏悔和恩赐了!再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跟我忏悔么,你并不是真的觉得女儿好,只不过因为你病了,怕死了,而我是你身边唯一一个有钱的人,你要是跟当年一样身强体壮,或者我要是一分钱都没有,你才不会跟我道歉呢!

她没有去参加父亲的葬礼,反正她也不是儿子,就算她去了,按当地风俗也不会让她去坟地祭祖。不过她也不稀罕这些,她心里就只是还放不下软弱的母亲,父亲没了以后,她想要把母亲接城里来养老,母亲却仍然抱着让儿子养老的想法不肯来,最后她只得罢休,还是每个月照常给母亲打生活费。

后来她的工作调动,和丈夫又搬了家,买了更大的房子,现在她已经是一个小富婆了。


这个大女儿,按辈分算应该是我表嫂,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虽然她老公和我是表亲,但是因为她和她老公结婚后就一直和我父母住得很近,两家人隔三差五就能见面,我和她性格也很合得来,于是关系处的比亲兄弟亲妯娌还要好。

有一次我过年回老家,她带着孩子来我这里做客,看见了我父亲给我削苹果吃,她心里十分感慨,就跟我说了她的往事。

她说,虽然看起来在和父亲断绝关系的过程中她挺果断的,但她心里也经常难过,因为在上学和工作的时候看到别人的父亲都那么疼爱女儿,而她的父亲却把她当累赘和摇钱树。她说她绝对不后悔自己做的事,因为是父亲先虐待她,她没有理由以德报怨,何况她也是每个月给正常赡养费的,压根不觉得亏心。

我很理解她,也很佩服她。

我也是个要强好胜的性格,但我家只生了我一个,父母的思想也不重男轻女,所以我一直顺风顺水地活到今天,也没有什么血泪抗争史。但如果设身处地想一下,我觉得换成我是我表嫂,做出的决定会和她一样。

父不慈子可以不孝,你不仁我可以不义。

我必须强调一点,我表嫂那两个弟弟对父亲的看法和她完全相反,他们眼里的父亲是一个勤劳朴实的农民,他种了一辈子地吃了一辈子苦,然后把好的值钱的都留给了他们,完全就是个非常负责的一家之主形象,他们还认为父亲从小到大都对儿女们很公道,并没有重男轻女苛刻大姐,他们觉得大姐对父亲的冷漠怨恨纯粹是贪得无厌不知好歹。

如果这两个弟弟和莫言、贾平凹等有文化的农村皇太子们一样会写作,他们一定会把父亲的人品吹上天,把他写成一个老实本分,兢兢业业,厚道朴实,乐于奉献的农民,或者是一个慈爱厚道,尽职尽责,吃苦耐劳,的长辈。然后还要把他们那个有着几百年重男轻女历史的,姐弟组合数不胜数的,至今村里女人都要和男人分桌吃饭的家乡,给写成一个纯朴、自然、充满田园气息、值得他们一辈子怀念留恋的世外桃源

至于大姐,肯定就要被他们写成一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她吃父亲的穿父亲的,居然还不知感恩,反而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恨父亲,最后还以小时候的偏心眼为借口对父亲的病不管不顾,简直是个该死的不孝女。

这对兄弟就和无数农村出生的男孩一样,你问他们家里有没有重男轻女,他们一定要斩钉截铁地否认,因为他们只能看到父亲每次都啃着鸡脖子鸡骨架而把鸡翅鸡腿让给他们吃,却看不到姐姐和母亲吃的都是边角料。他们只能看到父亲对他们关爱有加,却看不到父亲如何狠毒残酷地剥削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几十年。他们一直认为父亲没有错,父亲只是做了当地农民一直都在做的事,男女有别,男人力气大,男人做一家之主理所当然,所以男孩被父母宠爱正常。而女人不上桌不上学都是应该的,女人吃男人的剩菜边角料都是理所应当的,这里的人祖祖辈辈都这么对待女人,别的女人为什么都能忍耐,这个姐姐怎么偏偏就这么娇气?

那些歌颂乡村,怀念乡村生活,还要长篇大论去维护农村的作者,基本上都是男性。而同为农村出身的女性离开了家乡后就不在提起以前的过往,几乎没有女性几个愿意去回忆农村的生活,更别提怀念什么农村的风土人情了。农村,尤其是过去几十年里的农村,对大部分女性来说就是弱肉强食吃人不吐骨头的刑场而已,什么纯朴美好的乡情,去他二大爷的吧。

也因此,所以农村男人长大后总是有很多愿意留在家里,而女人则是拼命往外跑,她们宁可进城当服务员打工妹也绝不在农村嫁人,宁可在城里当剩女也绝不回农村当主妇。

农村的重男轻女有多残酷只有女孩最清楚,作为既得利益者的男人吃的香穿的暖享受全家的偏爱,所谓鞭子不抽在身上的就永远不知道疼,得利的一方只会觉得什么都是极好的。如果你想问一个多孩的家庭公不公正,你一定要问问那个被忽视被欺负的孩子,因为得宠的人永远不知道别人为了他的优势所遭的罪。

也因为这样,农村虽然号称“一直在进步”“比城市也差不了多少”,却还是有越来越多娶不到媳妇的光棍,男人们一个接着一个地断子绝孙。

因果报应罢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然后,回复一下几个质疑点:

第一,这个故事整个是我表嫂跟我闲聊时告诉我的,我不是山东人更不是潍坊人,但我觉得表嫂没必要骗我,毕竟被别人知道自己原生家庭不好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当然她是不是有记错了,或者有夸张什么细节,我就不清楚。

第二,卫生巾的问题,据我表嫂说,她那个时候家里从没见过卫生巾,镇上也几乎没人用。有的人说中专不包分配的那个时候卫生巾中国已经普及了,我查了一下确实如此,中国很早就有了卫生巾。但是说这话的人你还要注意农村和城市的时间差,一个东西不是中国有了以后全国各个地区就马上普及的,也不是城市有了农村就马上也会有。比如抽水马桶已经进入中国几十年了,但直到现在中国还有很多农村没有抽水马桶,还是在挖茅坑,你信吗?但这就是事实啊!更不要说很多农村人穷到极度抠门的程度,有5毛钱的旧东西可以用,就不会花2元钱买新的更方便的东西,有干巴巴馒头吃,就不会买更贵的甜面包。所以在月经的问题上,农村人也是有草纸就不会买软纸巾,有软纸就不用卫生巾,有尿布就不用尿不湿。

所以卫生巾什么时候出现的很重要吗?重要的是他们那个镇上没有,就算有,卫生巾总是比粗糙的草纸贵,表嫂家也不可能许她用。

第三,中专的文凭好不好使要看年代和地区,确实表嫂那时候已经有很多本科和大专学生了,中专并不是最好的文凭。但是现在世界上也有很多博士硕士,本科也不是最好的文凭了,那么没读研究生的大学生就没出路吗?现在的大学生再不济,找工作时大学文凭起码也比高中毕业强,那么当年的中专也起码比初中毕业和技校强。表嫂是个勤奋好学的人,当年找工作也没那么多黑道潜规则,她拿着中等偏上的文凭,再加上自己不断学习新知识,拼搏出来一条道路很奇怪吗?为什么评论区那么多人质疑中专声在那个年代的水平?换你们去我表嫂的环境,也许连当年的中专都考不上,不是我贬低你们中的谁。

再说一遍,故事里的大女儿是我表嫂,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我是独生子女,我父母很爱我的,而且以我对我表嫂的了解她自己是很不愿意把自己的经历到处发的,她不是个很爱和别人说话的人。她跟我谈,也是因为嫁给我表哥好几年了,跟我处的很知心,才跟我说了些她的故事。我讲的笼统是因为她说的也很笼统,也许确实有地方她说错了或者我记错了,但我不可能专门发个微信或短信问她了,因为“嘿表嫂你爸哪年去世的,嘿表嫂你哪年上的中专”甚至是“嘿表嫂你那边的人真的到你走了还没有见过卫生巾吗?”真的很不礼貌,真的真的很不礼貌!我表嫂如果问我为什么问这个细节,我该怎么说呢?

所以就这样吧,以后如果有机会她主动提起话题,我或许能把文章弄得更仔细一些。

评论区的山东人尤其潍坊人跳脚的样子真的让人觉得好笑,山东广东福建贵州本来就是中国重男轻女重灾区,江苏江西安徽河北等也没好到哪里去,这都是众所周知的,而我表嫂的经历又是真的,我写出来怎么了,难道你们热爱家乡就要遏制别人的言论?你们有权利么?潍坊就是有这样的事,我就算不说出来,实际上也存在这样的事,我表嫂就是人证!什么关心家乡的名誉,你们只不过掩耳盗铃罢了,光要面子好看,里子烂透了都不管,有意思吗?




2022.4.3更新一条关于表嫂的近况:

我表嫂婚后生了一个女儿,如今上了初中,她丈夫很爱她和她女儿,但是她公公也就是我表舅舅有点不开心,一直想要他们小两口尽量拼个孙子,只能说即使是浙江这种发达省份老一辈也逃不开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吧。不过表嫂不打算生,我们也不担心她会吃亏,她性格如此强势,连暴君一样的亲爹她都不怕,区区两个老朽的公公婆婆又能奈她何?

当然,如果她需要人撑腰支援,作为好友的我是一定要挺身而出的,好在至今为止她都不需要我这么做。

她的原生家庭则遭了大报应,已经沦落到穷途末路家破人亡了。

通过和母亲断断续续的联系,她知道了在父亲病死后母亲求遍了各路亲友,终于在表嫂的女儿上小学那年给大弟弟找了个腿脚有些残疾的女人结婚,然后一家人都指望着大弟弟赶快开枝散叶传宗接代。可是他们婚后整整六年都没有生出儿子,这个跟父亲一样重男轻女的大弟弟受不了断子绝孙的威胁,恨自己的媳妇害他断子绝孙,就开始对媳妇非打即骂,最后把这么一个连工作能力都没有的女人给逼急眼了,她宁可独个儿饿死也不要和他过日子,和他离了婚。

当然,在如今的农村女少男多,哪怕有点残疾的女人也是根本不愁嫁的,那媳妇离婚后,转头就找了同村一个更年轻的头婚小伙子。

而大弟弟带着二婚家暴男的头衔,守着破旧不堪的乡镇老房子,面对着彩礼水涨船高的现状,几乎没有任何续娶媳妇的可能,也就更不可能让他母亲抱孙子了。

这件事把做母亲的急得哭天抢地,疯了一样找各路神仙去劝和,甚至把电话打到我表嫂这里,让她去跟弟媳妇谈谈,还要她拦着大弟弟不要离婚。然而表嫂当然不愿意管这种破事,她那大弟弟也肯定不会听这个姐姐的话。

至于那个好吃懒做的小弟弟,他已经成功变成了一个又懒又馋、人见狗嫌的老光棍,而且小弟弟和他哥哥的关系很不好。确切的说,是因为小弟弟嫉妒这个哥哥,哥哥毕竟娶过妻,他却完全没碰过女人。但是大弟弟好歹是有收入的人,母子三人就靠大弟弟的工资生活,游手好闲的小弟弟根本没那个骨气去碰瓷哥哥,于是就把怨气发在母亲身上(这个男人真是个混账)。一开始是阴阳怪气指桑骂槐,后来变成直接指着老母亲的鼻子骂,说她这么多年一直稀里糊涂,害得他工作也没得,媳妇也没得,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做母亲的本来就为两个儿子的婚事发愁到崩溃,小弟弟的这番话又实在是蛮不讲理,活活把母亲气得病倒住了院。

我表嫂知道了这件事后,看在小时候对自己还算有点关心的份上给母亲拿了医药费,把人救活了过来。但是她母亲实在放心不下儿子,还是不愿意来女儿这边,于是老人家至今半死不活地在两个不成器的儿子身边苟延残喘,如今新冠疫情还没平息,大弟弟的工作也做不下去了,谁也不知道这三个人以后会混成什么样子。

虽然不在乎父亲和弟弟,但对于母亲的悲惨遭遇,我表嫂还是不忍心的,母亲虽然也重男轻女,没为她做过多少事,却也没有虐待过她。可谁让她母亲死脑筋,非要跟儿子一起生活呢?

提到母亲,表嫂也无可奈何了,只能说一句各人有各人福,总之她已经仁至义尽了,后面的事只能听天由命。

">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     浏览: 41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