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个男人,能不能把所有事自己扛下来?” ——肖先生遭前妻诬告性侵女儿事件始末

“爸爸,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时隔一年后,当肖先生再次见到女儿时,她不解的问。她望着自己的生父,开心的笑了,澄澈的眼睛里却闪烁着些许的泪花。
“那个时候,我只想抱着她痛哭一场,信誓旦旦的告诉她:爸爸再也不走了,爸爸会保护你一辈子,用我自己的命。”
但这句话,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望着她掩面而泣,把即将要脱口而出的承诺挤在心里。因为肖先生清楚这场官司胜算渺茫,也明白如果无法胜诉,这将是自己见女儿的最后一面。
“我时常恨自己是个无能的男人,连保护自己的女儿都已经成为奢望。”
肖先生如是对我讲。

他曾是一名普通的父亲,而现在他所做的一切,也只是想重新做回一名普通的父亲。

我是本案当事人肖先生的代笔,在此诚挚的感谢诸位对肖先生的关心。为了让公众更加了解此事,我找到了本案的当事者,在彻底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后,我决定帮助肖先生,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我决定将他这一年的遭遇公之于众。


事件起因:
肖先生在2017年与前妻离婚,按照离婚协议,女儿应由女方进行抚养。然而实际上情况却并非如此,孩子绝大多数时间跟随肖先生的母亲生活,而孩子的教育、抚养则由他来负责。
平日里肖先生忙于工作,闲暇时间则陪伴孩子。离异的生活虽然平淡,但有孩子陪伴,也不至于落寞。女儿早已于无形之中,成为了他精神的依仗。
“朵朵是一个爱笑的孩子,她的笑容很美,纯真的让我心碎。”
他曾无数次的幻想维持这样的生活一直到老,和天底下所有的父母一样,把孩子抚养成人,为老母尽一份孝,兢兢业业的工作,平平淡淡的生活,堂堂正正的做人。他也曾无数次的幻想当自己步入暮年时,可以阖家美满,享一份天伦之乐,偶尔帮女儿带带孩子,看着他与其他孩子玩耍,嬉闹,就像自己曾经照顾她那样。
不曾想,这份幻想,却被一位闯入生活的不速之客打破了。
2020年二月,一位女性找到了肖先生。她自称前妻初恋的妻子,而她的婚姻也因为前妻的涉足而濒临破灭。
得知此事后,肖先生的前妻半年来第一次与他通了电话,虽然双方均未提及此事,但是前妻对于这件事的严重性早已心知肚明。“当时女儿就在我身边,前妻为了闹事,有意把孩子卷进来,对着电话吼了很多诸如“爸爸不让妈妈见你了”之类的话。”
沟通无果后的前妻很愤怒,然而令肖先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会用一种最令人不齿的形式来报复自己。

事件发酵:
2020年五月,肖先生的前妻向拱墅区妇联对其进行诬陷,声称肖先生猥亵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而当地有关部门立刻立案,将他带走并进行调查,第二日,肖先生便被处以了超过十四天的刑事拘留,之后则被被取保候审。在长达几个月时间的调查后,有关部门并未发现所谓的“犯罪事实”,遂罢撤销此案。
值得一提的是,肖先生原本的生活因为此事遭受了不可逆的打击。所在的公司在他被带走后便将其辞退。此后的肖先生曾几度尝试寻找新的工作,但均因个人档案上的“污点”,未被录用。

“我还有一些积蓄,生活还勉强过得去,实在不行打打零工,起码糊口是可以的。我不担心我的生计,但我害怕我的“案底”让女儿受到歧视,毁掉她的前途。”肖先生心事重重的告诉我。虽然他早已被证实无罪,但邻里街坊对自己的态度依然发生了极大改变,昔日熟悉的邻里在遇到他后唯恐避之不及,宛如在躲避豺狼一般。肖先生的女儿更是被前妻带走,直到今年三月,在外省妇联和几位专家的帮助下,才得以重新见到她。
肖先生的家人也因此事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影响最严重的当属他的母亲。肖母竟然接到了污蔑方所谓的“取证电话”,甚至被实施了诱导性提问。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想法去揣测我前妻这群人,然而我仍未曾料到他们竟无耻到了这种程度。”提及母亲,肖先生显得很愤怒。
由于肖先生的母亲年事已高,也不了解此事的严重性,在惊吓之余做出了无端联想。而当她在反应过来对污蔑方进行解释“不是你想的这样”时,对方却早已挂断了电话。此后肖母曾多次向污蔑方打过电话试图澄清,却发现自己早已被拉黑。
在得知真相后的肖母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即便在其子重获清白之后,她也未曾卸下自责的包袱。
而遭遇打击的肖先生也一度意志消沉,甚至有想过用轻生的方式来洗清自己。但他最终还是停止了这种想法。
“不是因为我怕死,而是因为我真的放不下我的女儿。我不能把我的孩子交到那群人的手里。”

事件反转:
为了重获清白,回归正常生活,肖先生经历了很多很多。
他曾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单单市检便去了四次,却未曾得到任何进展。
他曾多次与法官王xx通电,得到的回复却令人哭笑不得:“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能不能把这些事自己担下来?”
他曾做出过激举动,把该区xx长罗xx堵在了信访局,而他为了躲避肖先生,却从后门离开。
他曾不止一次的被并无恶意的工作人员劝解:“你这种情况胜算渺茫,放弃孩子的抚养权,重新开始生活吧。”
他不断地坚持,却一次又一次的碰壁。
苦心人,天不负。终于,在他不断的努力下,这场闹剧终于有了一点点进展。肖先生得到了外省妇联,法院与电视台的帮助,在电视台以曝光为压力下,他终于在诬告人的同意后见到了我的女儿。当时妇联与法院各专家均在现场,在全程录音录像的情况下,其冤屈终于得以洗清。

后续:
虽然肖先生的清白得以证明,然而其依然未能取得女儿的抚养权,甚至未曾收到一句道歉。维权之路才刚刚开始,但他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笔者在此再次替肖先生感谢每一位向他提供帮助的好心人,由衷地感谢你们!

https://zhuanlan.zhihu.com/p/364450564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     浏览: 10
  •     收藏: